2018年度 好思當代巡迴大展
【假想自己是一隻風箏】 翟宗浩 巡迴個展

【假想自己是一隻風箏–翟宗浩個展】是好思當代2017年終壓軸的畫展。本展特邀香港藝術家翟宗浩來台交流,同步於台北及新竹兩市展出他以自然風景為題材的一批近作油畫及紙上作品。翟宗浩早前曾於1994年在台北皇冠藝文中心及伊通公園舉行兩次個展,其中一檔以「低科技、低藝術」為主題的展覽,因內容和形式特具反思時潮的意涵,當時引發了頗多的討論和關注。

時隔二十多年,翟宗浩此次攜帶來台展出的,是一批筆調奔放而風格鮮明,強調自然能量和造化靈動的非正統「山水畫」。這些畫的創作起點,依畫家自謙的說法,是他「未能免俗」地參加了香港市民強健身心、遠足登高活動的一種假日生活「註記」和「畫記」,但其終極的表現成果和視覺意象,卻可以被嚴肅地解讀為一位關注傳統之發展命脈的香港當代藝術家,個人複雜糾葛之內心世界的書寫與吐露!

翟宗浩在香港出生成長,1979年就讀中文大學藝術系期間,即曾參加香港藝術雙年展並獲油畫類首獎榮譽,80年再獲香港藝術中心「年輕藝術家:亞洲」推薦獎,咸認是「傑出藝術新秀」的典型,但他旋即投入了「好學不倦」的另一人生階段--84年後陸續到日本東京藝大大學院、美國印第安納波奧州立大學、紐約市立大學皇后學院、紐約 Studio School…等不同學院研修藝術,之後留在美國工作和生活了近三十年之久。這些學歷、遊歷和經歷,讓他對東西方迴然不同的生活文明和藝術文化,有了很切身而深入的體會,而他有一陣子對於西方當代名家(如羅蘭巴特、班傑明)之新美學理論的譯介行動,更益實了本身對西方文化新思潮的吸收和理解,和一種批判思維的建立。

2008年重回香港定居後,身兼一個當代知識分子、藝術創作者、社會觀察者、和文化評論者,翟宗浩介入現實演出了多重的角色,儘管他常自嘲人微言輕,實際也累積和發揮了相當程度的影響力量。但就在這當中,他並不諱言做為「藝術創作者」時,他一直擺脫不掉身分不明/認同矛盾的一種心理情結。

「假想自己是一隻風箏」這個展覽主題,借自翟宗浩本次個展的一幅同名畫作。迎風高飛而飄搖不定的風箏,同時象徵了:一種宏觀世界的視野、一種超越現實的意志、一種和根土(傳統)若即若離的態度、以及一種隱形細微卻緊緊相連的絲絲情感。本次展出的系列作品,不論從風格技法到繪畫語言的運用,明顯都反映了窄宗浩對身分認同/文化歸屬/美學信念等矛盾情結的自我解套,和一種致力超越的意圖。

當期藝術家介紹 ——

學歷  |

1989 紐約Studio School Artist in Residence 研修

1988  史高希根油畫雕塑學校 紐約市立大學 | 皇后書院藝術碩士

1986 波奧州立大學 | 文學碩士

1982-1988 東京藝術大學 | 油畫科第四研究室研究生

1979-1981 香港中文大學 | 藝術系文學學士

 

獲獎 |

2014  伙炭藝術工作室開放日Board member 委員 | 香港

2012 HKADC 香港藝術發展局 評審委員 | 香港

2011 「竹圍藝創工作室」獲選藝術家 | 台灣

2010 「BBIEAF藝術節」香港代表 | 菲律賓

2009 藝術評論員 香港信報 | 香港

1994-2009美華藝術中心 Board member 委員 | 美國紐約

1990 PS1美術館 「美國國家藝術家工作室」入選 | 美國紐約

1989 Studio School 研修獎學金 | 美國紐約

    「Waterville 一百週年紀念藝術展」大獎 | 美國緬因州

1988 「史高希根藝術學院」研修獎學金

           「紐約市立大學 皇后書院」基金會1988獎學金 | 美國紐約

1987 紐約國家藝術學會「新進藝術家展覽」銅獎 | 美國紐約

           紐約市立大學 皇后書院 基金會1987獎學金 | 美國紐約

1986 「波奧州立大學」 美術館永久收藏 | 美國印第安納

     「波奧州立大學」藝術系51屈年展 藝術獎 | 美國印第安納

1985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 系友會繪畫獎 | 香港

1982-1984 日本政府文部省 研究獎學金 | 日本  東京藝術大學大學院 油畫科第四研究室 | 日本

1980  香港藝術中心「年輕藝術家:亞洲區」推薦獎 | 香港

           香港中文大學 寧波才能發展獎學金 | 香港

1979 香港藝術館 香港藝術雙年展油畫獎 | 香港

           香港中文大學 研究生宿舍藝術年展 收藏獎 | 香港

展出簡歷 |

2017  1-Art 畫廊開幕展 | 中國無錫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60周年展 | 香港

2016 「梁家泰 70 」回顧聯展,香港大會堂 | 香港

2015  Arches Paper 素描手稿展示 | 法國

     沙田火炭 藝術家畫室開放日 | 香港

2014  伊通公園「生活空間」聯展 | 台灣台北

2013 伊通公園「生活空間」聯展 | 台灣台北

2012 伊通公園「尋找101:跨年袖珍藝術展」聯展 | 台灣台北

      沙田火炭 藝術家畫室開放日 | 香港

2011 「竹圍藝創工作室」個人展覽 | 台灣台北

2010 沙田火炭 藝術家畫室開放日 | 香港

2009 沙田火炭 藝術家畫室開放日 | 香港

2008 精藝軒個人展覽 | 香港

2005 「香港藝術雙年展 」聯展 | 香港

2001 BBDO廣告公司畫廊「年終獎金」個人展覽 | 美國紐約

1999 Studio School Gallery「舊生聯展」 | 美國紐約

1998 堅尼街319 Gallery「畫廊年展」聯展 | 美國紐約

1995 美華藝術中心 456畫廊 『藝術家聯展』 | 美國紐約

 

1994 皇冠藝文中心「皇冠六號」個人展覽 | 台灣台北

     伊通公園 「低科技, 低級藝術」個人展覽 | 台灣台北

1993 Studio School Gallery「大自然, 新看法」 聯展 | 美國紐約

     美華藝術中心456畫廊「在烹什麼菜」聯展 | 美國紐約

     帝門畫廊「1993年聯展」| 台灣台北

     阿普畫廊「小型作品展」聯展 | 台灣台北

1992 阿普畫廊「開幕聯展」 | 台灣台北

     香港市政局『大會堂30週年大展」聯展 | 香港

     紐約下城醫院畫廊「藝術聯展」 | 美國紐約

     香港美術館「1992香港藝術雙年展 邀請展」 | 香港

     林肯藝術中心畫廊「中港台…新視野聯展」 | 美國紐約

     美華藝術中心456畫廊「阿翟來了!」個人展覽 | 美國紐約

1991 林肯藝術中心畫廊 「素描1991: 美國/日本/中國」聯展 | 美國紐約

     日本畫廊 「素描1991: 美國/日本/中國」聯展 | 日本東京

1990 P.S.1美術館「翟宗浩的私人計劃」個人展覽 |美國紐約

     Drawing Center 「第48屆入選者作品展」聯展 | 美國紐約

     威廉斯堡與綠點藝術家聯盟「憲法第一章」聯展 | 美國紐約

     華盛頓首府 國會人權基金會『天安門紀念藝術展』聯展 | 美國紐約

     台北誠品畫廊「當代畫家素描展」聯展 | 台灣台北

1989 Studio School Gallery「阿翟的最後通牒」個人展覽 | 美國紐約

     林肯藝術中心畫廊「天安門紀念藝術展」聯展 | 美國紐約

     紐約城市大學 雅濃.戴維斯會館「遠方的素描」聯展 | 美國紐約

     布能.夏路文畫廊「中國6月4日」聯展 | 美國紐約

1988 紐約冠立朋畫廊「聯展」 | 美國紐約

     緬因州水村市「水村市一百週年紀念藝術展」聯展 | 美國緬因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系友作品展」聯展 | 香港

     紐約市立大學皇后書院 嘉里會館「翟宗浩近作展」個人展覽 | 美國紐約

 

創作自述 ——

關於 好思當代展的一些想法 (First Drift)

每一個時代的藝術家,都必須面對當下的文化衝擊,例如20世紀初 藝壇深受攝影術蹂躪,又或者活在21世紀的你和我,總疲於奔命,忙着回應 Duchamp 針對視覺藝術提出的異議,乃至達達主義 跟沙特 (Jean-Paul Sartre) 之於現實的肆笑….. 就這樣,當代藝術家滿腦子充塞各式胡思亂想,並且營營苟苟地用嘴巴與文字「進行」視覺藝術創作。

於異鄕生活的人,甭管出於什麼原因,多少會對自身作出反思,例如在美國待了差不多三十年的我,肯定會就self和 identity 提出質疑…… 究竟我是什麼?

資本主義通過資源操控,早已支配藝術/文化,讓媒體和廣告完美地滲透了 visual art,衍生出 MacLuhan的 「Medium/Media is the Message/Massage」…… 當藝術家們陶醉於新素材的發掘,以及向科技 (譬如電腦或數碼) 祈求祝福,我倒回憶起當初學習藝術的起點,即中學時代手持鉛筆所獲得的單純喜悅!

搞不好這種欣慰,算不上心靈的過濾,只是一條回歸路!

遷返亞洲轉眼8年,其間看見/認識到不少藝術家,然而心裏一直吶喊,painting不是這樣畫的,總礙於情面未能直說,最後決定坐言起行,親自執筆細訴:繪畫應該是這麼一回事嘛。

香港地狹人多,民娛活動十分不足,於是乎大家都愛趁乘周末往山裏逛,既能強健身心,又不需花費分文,沒法脫俗的我也參予遠足登高行列,順理成章,山岳便成了畫中(內心世界)主題。

既談山水,倒令人憶記大學日子,老師劉國松曾三番四次邀請加入他哪新派水墨的團隊,當時正值叛逆期肯定抗拒,這麼一説,又是幾十年前往事,不過山山水水還是在腦海生過根、落了戶,只待適當時機蹦跳出來,算是超越時空的遙遠呼應。一旦踏足這山水/水墨/藝術/思維的互動 可真不得了,簡直是老樹盤根,錯綜複雜,當中牽涉中國藝術是否被西方文化架空,以及往後的路該怎樣走等問號,可惜至目前我仍舊無法理出頭緖,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藝術創作必須直達心源,其餘一概屬徒具外表的裝飾品。

也許你會説,這不就模仿西洋藝術的套路,踏足多媒體的巢臼?Western Art 圖謀本身的䓛壯和成長,長期對舶來文明廣範吸納,寡廉鮮恥,來者不拒,最為我們樂道,莫過抽象表現主義對亞洲書道的抄襲,卻又反過來傾覆了傳統中國畫的一脈相承;然則 當書法線條(跟背後假腥腥的流暢揮灑)被不斷重複,凝聚出一個代表「嶄新」的象徵符號, 從此狂草式書法便淪落媚俗,萬刧不復,如此表達手法artists務必慎重處理。

前文提及「回歸起點」這課題,所謂回歸暗含淨化與減省的意味,即主動把名利欲念自塗鴉中抽掉,讓樂趣再次復甦,繪畫立刻成為我的私人遊樂園,更有趣者,驀地裏遊戲的規章與守則一律沿出自家手筆,身移影伴,豈不愜意?

就塗鴉的過程,好些動植物images,又或者海洋生物曉得續一浮現,它們究竟因應造型的需求,抑或是潛意識之產物一時間細數不清,卻往往強化了天空、山石、雲霞丶海洋等命題,頗覺相得益彰。

高中日子曾經閱讀海明威的《老人與海》,那時候甚感沈悶,現在回頭再看,自己竟成了方舟內垂釣的簑翁,魚在汪洋,波浪無際,無形引力牽扯着釣桿,不斷往前奔跑,卻看不到方向及終點;曾經有人說:大自然是位暴戾的君皇,能鼓動風浪把小船掀翻…… 上述力量委實迷人,令我耿耿於懷,羨慕不矣,可否允許拙作成為它的一員?

年輕時渴望透過藝術,揭露生命底蘊,闡釋nature 的奧秘,嘗試用forms, shapes, composition 去展示它的架構,慢慢地明白人委實渺小,窮此一生也僅能瞎子摸象,不得全貌,卻於無意中發現了當中的靈動及能量 (國人稱之謂氣),故此志決一點一滴繪畫/撮錄,期待能組集成美的歌頌,讓作品晉身為永恆的一句讚嘆。

展覽名稱│ 假想自己是一只風箏 翟宗浩創作巡迴個展

展期│ 2017/12/16(Sat.) – 2018/01/21(Sun.)   

開幕茶會│ 2017/12/16(Sat.) 14:30  好思當代・台北  

展覽地點│ 好思當代‧台北 (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13號3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