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展覽名稱:春天來了嗎 于彭展 Spring is Here Yu Peng 

展覽日期:2021/4/25(日)-5/26(三)

展覽地點:大院子 (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一段248巷10號)

主辦單位:大院子

策展單位:好思當代

協辦單位:財團法人郭木生文教基金會、財團法人榮嘉文化藝術基金會

 

春天多數作為文人祈求轉機、展望新局的寄情比喻。「春天來了嗎?看到沒有」為于彭1987年水墨作品的名稱,展覽援引首句命題。

于彭一生未進學院習畫,創作不受任何框架約束與牽絆,叛逆超逸,任性逍遙,自成一格。然而,摸索前進的路上,時有具備「壞畫」特質的作品出現(註1),如屢險境。1990年代之後,經過有意識地學習、意臨中國古代山水名作,尋求一種規範,既可避免畫面失控,又能保有自我。

自許為今之古人的于彭,喜以生活入畫,虛實交錯的怪誕場景,相對比例失真的奇趣構圖,呈現一種劇場式的奇幻美學。展覽區分為兩個子題「情境山水.園林春天」、「昨日依舊.勾勒于彭」,展出30餘件作品,年代橫跨1969-1998年,多數聚焦於1985-1992年,屬於于彭早期創作(註2),希冀觀眾在兩個子題中感受藝術家在傳統邊緣拓展當代水墨的視界(註3),為筆墨山水帶來新機,為忙碌或規矩的世人呈現另一種生活樣貌,好比春天。

于彭看到了春天,我們看到了嗎?

 

註1:王嘉驥,1998,〈在傳統邊緣─拓展當代水墨藝術的視界:策展專文〉,財團法人中華民國帝門藝術教育基金會。

註2:學者吳超然將于彭畢生的創作歷程分為三個階段:(1)早期1980-1997年,(2)中期1998-2004年,(3)晚期2005-2014年。

註3:同註1,引用文章標題為內文。

 

情境山水.園林春天

1981年,于彭獨自一人前往中國進行三個月壯遊,足跡遍及敦煌、雲岡、西安、蘇州、桂林、黃山、杭州、景德鎮、北京、上海等,此經歷似靈魂連接上文化命脈的母體,一種精神層面的啟動與滿載,對于彭創作影響極為關鍵。

回台後,更加確立自己創作之路。行腳走過蘇州園林,明瞭中國文人創作與住宅的關係,1985年正式以水墨為創作語彙(註1),著手修建出生的老屋「桂蔭廬」,除了作為創作的養分和底基,更能避塵囂,隱自然。

本區精選描繪山川遊歷、荷塘花影、閒適庭園、生活景象、人物題材作品。畫作上常見的典型人物圖像包括仙童與裸身男女,前者為長子小魚兒、次子小柱子的化身,童稚時期環繞左右,自然入畫,後者藉由赤裸人體傳達真性情,是為解脫人生各式慾望的象徵。

 

註1:吳超然主編〈于彭大事記〉,刊載於《于彭:行者‧天上‧人間》。2019,台北市立美術館,頁323。

 

昨日依舊.勾勒于彭 

于彭(1955-2014)生於台北外雙溪,本名巫坤任,祖籍廣東梅縣客家人。24歲以先祖「巫彭」之名,為自己取名「于彭」,緬懷前澤、不忘本源(註1)。

舉手投足具有濃厚的道家風範,鮮為人知,于彭20歲受洗為基督徒。藝術家林銓居真切的形容:「于彭在他逍遙任性的道家生活態度中,實現了基督精神:博愛、平等、利他、寬容、熱愛生命。當然,也一定程度上包含了他的殉道精神」(註2)。

本區特別展出數件早期炭筆、粉彩、水性墨彩、水墨、石雕之佳作,呈現不同媒材之間相互影響。于彭多數作品畫面是滿出來的,時常密不透風,偶也留下一人、一鳥在別有洞天的情境裡,充滿生命哲學的畫境,如〈自比於老鳥〉、〈不需松瀑滌塵淨,直尋蓮心微香處〉,似乎有無窮話語要訴說,實屬內在無窮欲望之展現。

 

註1:蕭瓊瑞〈離散與救贖─于彭的慾望山水與山水慾望〉,刊載於《藝術家》。2015。卷期485,頁236-239。

註2:鄭乃銘〈首訪何醇麗、巫樾、巫熹 對於于彭…回憶從未積累成繭〉,刊載於《亞州藝術新聞》。2019。卷期171,頁56-65。

 

分享